喜鹊梦断优胜者杯 马特乌斯成为罗布森永远的噩梦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lcm360.com/,欧协联

5年前在首轮即将古力特时期的纽卡斯尔踢出欧洲优胜者杯的贝尔格莱德游击队,又一次将喜鹊射杀在洲际赛事的起跑线年前世界杯半决赛中,马特乌斯的德国队在点球决战中击败英格兰队,如今,他率领的游击队让点球噩梦再度萦绕年逾古稀的老帅博比·罗布森;纽卡斯尔32年以来逢点球决战必败,本周又一次将自己的名字刻在耻辱柱上。

两周前,纽卡斯尔在贝尔格莱德以1比0取胜,这是喜鹊屡试不爽的“前面偷一个,后面靠吉文”的赢球定律的经典版本。来到英国后,马特乌斯即表示对首回合失利并不服气:“纽卡斯尔门将(吉文)首回合表现很出色,我当然希望他后天表现差一些。”与纽卡斯尔一样,游击队也刚在塞黑联赛中输了球,但他们认真研究纽卡斯尔上周负于曼联的录像后,“全队信心大增。”

此役是博比·罗布森执教纽卡斯尔的第200场正式比赛,同时也是关系到能否进入冠军联赛的“最为值钱”的一场比赛。据统计,纽卡斯尔上赛季在冠军联赛中的总收入逾1800万英镑,通过欧洲赛事盈利已成为俱乐部的生命线之一。

对比上周末的联赛,罗布森变阵多处,除索拉诺和伍德盖特重归主力阵容外,曼联一役中被换下场后径直走回更衣室的罗伯特首次遭到弃用,葡萄牙小将维亚纳代之出现在左中场。然而喜鹊的进攻套路仍被对手遏制。缺少贝拉米的快速突破,直到上半场30分钟时,纽卡斯尔队才迫使对方门将做出了第一次扑救。

下半场,“唯一值得信赖的后卫”伍德盖特的失误导致了丢球。0比1落后的纽卡斯尔慌乱起来。更糟糕的是,圣詹姆斯公园的球迷也受到了球队的感染,没有歌声,没有掌声,只剩下了主队一次次进攻未果后的叹息声。就这样,比赛在4万英国人的焦躁和81个塞尔维亚人的亢奋中被拖入了点球决战。

老将希勒为纽卡斯尔主罚第一球,他本是点球高手,但是继7月底在与切尔西的亚洲挑战杯决赛中射失点球后,他再次将皮球直接踢向看台,续写了自己近4年来每年踢飞一粒关键点球的纪录。此后,代尔、伍德盖特、阿隆·休斯也射失点球,7轮点球大战后,纽卡斯尔3比4告负。

赛后希勒坦承这是“难以咽下的苦果”,“看得出,对手对我们做了很细致的研究。如果我现在讲‘能打联盟杯其实也不错’,那绝对是说谎。我没想过要打联盟杯。”连一向乐观的罗布森在镜头前也已几近哽咽。

胜利者马特乌斯显得同样激动,“我必须承认,眼泪就要流下来,但还是努力忍住了。”游击队也成为第一支参加冠军联赛的塞黑(南斯拉夫)球队。

失去冠军杯资格后,纽卡斯尔的股价一夜之间骤降14%,分析人士认为纽卡斯尔有可能自此进入一个恶性循环:“现在,球队可以忘掉买大牌球员的事了,冠军杯是吸引好球员的先决条件。一个赛季打不进冠军杯也许不是世界末日,但如果下赛季依然如此,那就是一场灾难。”

一般认为,夏天在转会市场分文未花的纽卡斯尔不会遇到像利兹联那样的经济危机。但也有媒体指出,在一个没有冠军杯的赛季后,如果喜鹊依然不能收获一项冠军,自称“来这里就为打冠军杯和赢得奖杯”的伍德盖特能否留队很成问题。而代尔、吉文等正值当打之年的实力派球员是否有足够忠心为喜鹊奉献青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